恒耀官网注册 上市券商2020年减值计提凶猛:3家券商预计负债+计提减值超10亿元,龙头中信成最大悬念!
发布时间:2021-07-21 08:02:29

2020年那么好的行情,券商计提减值准备却依然凶猛。

截至2021年1月31日,至少有15家上市券商单独发布了计提减值准备、预计负债的公告,合计计提减值或预计负债已超过100亿元。目前A股上市券商共有40家,随着年报季到来,到底还有多少减值浮出水面,成为悬在券商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从绝对金额来看,目前有光大证券一家预计负债+计提减值超过20亿元;中信建投、国泰君安两家超过10亿元。超过5亿元的有兴业证券、中国银河、太平洋、方正证券等。

光大证券继续计提MPS预计负债15.5亿

需要说明的是,预计负债和资产减值是针对不同事项的不同会计处理方式。预计负债是指根据或有事项(主要是对外提供担保、未决诉讼、产品质量保证、重组义务)等计提的债务,该事项很可能导致未来经济利益流出企业(即公司将来会支出现金或损失资产);资产减值则是预计资产的可收回金额低于其账面价值。根据目前发布的公告来看,只有光大证券和太平洋表示将在2020年进行预计负债。

1月26日晚间,光大证券公告称,2020年计提预计负债及单项重大资产减值准备共计人民币22.47亿元,减少净利润人民币20.73亿元。其中,预计负债是2020年度公司就MPS事项计提预计负债15.50亿元。截至目前,光大证券已经为MPS计提负债45.65亿元。

MPS项目要追溯到2016年。当时暴风投资与光大浸辉、群畅金融等公司签订合伙协议,共同发起设立浸鑫基金,收购境外MPS公司65%的股权,光大资本作为劣后级合伙人之一出资人民币6000万元。但MPS公司陷入困境,光大资本因此爆雷,2018至2019年度,光大证券已经累计计提预计负债人民币30.11亿元。

2020年度,根据光大资本与招商银行、华瑞银行等一审判决及浸鑫基金普通合伙人与深圳恒祥股权投资基金企业(有限合伙)的仲裁结果、相关案件上诉审理情况,以及以前年度已累计计提情况等,基于谨慎性原则,光大证券于2020年度继续就该事项计提预计负债人民币15.50亿元。三年光大证券对MPS项目计提负债合计超过45亿元。

不过,根据光大证券发布的预增公告,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57.76亿元,同比增幅56.86%;归母净利润24.15亿元,同比增幅325.21%。MPS对光大证券的影响已基本出清。

太平洋预计负债则是受累于整改的资产管理业务。公司公告称,根据中国证监会《证券公司大集合资产管理业务适用<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操作指引》,公司拟使用自有资金购买待整改大集合产品持有的部分低流动性资产。该事项导致亏损的可能性基本确定且能够可靠计量,符合预计负债的确认条件。最终公司计提预计负债约4.11亿元,影响公司2020年净利润约3.08亿元。

股票质押式回购仍是计提减值的重灾区

资产减值准备则多是信用资产减值损失,多涉及融出资金或买入返售金融资产科目。实操中主要是股票质押式回购等类贷款业务的损失。

我们看一看中信建投的公告便非常清楚。1月27日晚间,中信建投发布公告,公司定期报告期末会针对融资类业务,包括融资融券、股票质押、约定购回业务,公司根据客户账户的维持担保比例、担保品波动性、合同剩余期限、担保证券流动性及处置期等因素,结合客户自身信用资质,在宏观前瞻审慎的基础上,采用违约概率/违约损失率法逐笔计量预期信用损失。针对债券投资类业务,公司根据债券发行人评级、债项评级及其未来迁移情况,在宏观前瞻审慎的基础上,预测未来现金流及潜在损失,并计提减值准备。

2020年中信建投计提减值准备明细如下:

1、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公司2020年计提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人民币9.89亿元,2019年为转回人民币2272.84万元。

2、融出资金:公司2020年计提融出资金减值准备人民币2802.51万元,2019年为转回人民币5320.34万元。

3、其他债权投资:公司2020年计提其他债权投资减值准备人民币2.90亿元,2019年计提人民币1725.37万元。

4、其他:公司2020年计提其他金融资产减值准备人民币1150.95万元,2019年计提人民币432.78万元。

在中信建投这样排名靠前且业务有海外布局的券商中,融出资金损失可能并不局限于内地资本市场。如2020年2月,中信建投全资间接附属公司中信建投(国际)证券有限公司公告,作为原告就融资人Ho Born Investment Holdings Limited(浩邦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担保人施洪流孖展融资业务违约事项向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公告显示,经调解,各方当事人自愿达成民事调解书,施洪流同意支付浩邦投资控股欠款本息共计约1.30亿港元及相关诉讼费用,但在指定日期被告未履行相应还款义务,案件被拖入了强制执行阶段。孖展即margin的音译,类似A股融资融券业务。

不过,总体而言,大部分券商涉及的减值仍是A股的质押式回购业务,且有些大雷连续爆炸多年。西部证券的公告显示,2020年继续单独对乐视网计提减值准备——2016年因西部证券错误决策,向乐视网股东贾跃亭、贾跃民、刘弘、杨丽杰等人融出资金逾10亿元。之后乐视网一地鸡毛,贾跃亭成为著名“老赖”;2017年开始,西部证券已陆续计提对乐视网的减值损失超过9.6亿元。2020年虽对乐视网的历史包袱在财务上基本处理了绝大部分,但乐视网已退市,2020年公司继续对该项资产本期计提减值准备人民币920.48万元。

但也有部分股票遭遇了结构性熊市,而面临着股东股票质押回购违约、从而和券商打官司的现象。

国元证券在公告中表示,公司2020年第四季度计提各项减值准备合计1.06亿元,2020年度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合计4.916亿元,减少公司净利润 3.69亿元。

从公告来看,国元证券2020年因质押式回购而计提减值或者涉及诉讼的上市公司,一些还在正常交易,但二级市场股价上属于被边缘的品种。

2020年2月,黄河旋风公告称,国元证券与黄河旋风股东姜圆圆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出现违约情况,国元证券拟启动股票违约处置程序,处置姜圆圆质押给国元证券的股份193.88万股。

黄河旋风2020年前三季度亏损1.15亿元,每股亏损0.08元。1月30日黄河旋风公告年报预亏9.61亿元,且表示计提资产减值准备5.94亿元。由于属于主板上市公司且2019年盈利并被出具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尽管遇到了诸多问题,黄河旋风大概率还会在2020年年报后正常交易。目前黄河旋风最新市价为每股2.82元,其历史高点出现在2015年,复权后为每股14.01元,跌幅超过75%。

2020年5月15日,国元证券还公告与深大通实控人姜剑因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产生诉讼,涉及2.5亿元资金。深大通2020年前三季度盈利9514万元,同比增长3172.96%。不过,这家公司曾因为2019年5月对证监会执法暴力抗法而受谴责,事后虽董事长和涉事员工辞职,却给市场留下了极坏印象,深大通目前交易价格为每股9.35元,2020年下跌18.99%,距离历史高点跌幅也超过75%。

2015年、2016年正是券商股票质押式回购开始逐渐兴盛之年。许多上市公司股东开始谋求通过股票质押式回购融资。然而即使经过了近两年的结构性牛市,许多小票即使业绩尚可,但可能题材缺乏想象,依然股价长期低迷,让高位融资的交易券商蒙受了不小损失。

投资品种价格下跌也可能计提减值

此外,普通投资者买卖股票债券有亏有赚,券商同样如此。根据会计准则,一些确定在可预见的未来没有市值回升希望的投资,同样需要计提减值。

如西部证券在减值计提公告中指出,公司自二级市场买入持有的金融资产“17印纪娱乐CP001”、“16三胞B”、“17昆仑01”,因发行人到期未支付本息,发生实质性违约。公司对上述金融资产单独进行减值测试,并将账面价值和预计未来现金流量现值之间的差额确认为减值损失。经测算,本期对“17印纪娱乐CP001”计提减值准备人民币615.20万元,对“16三胞B”计提减值准备人民币2621.86万元,对“17昆仑01”计提减值准备人民币1195.88万元。

印纪传媒曾有高光时刻,其美女总裁吴冰曾应邀出席第70届戛纳电影节,并作为《钢铁侠3》总制片人受到影视圈和资本市场广泛关注。但在2018年以后,印纪传媒却遭遇了影视行业的退潮,加之自身问题,最终被披星戴帽,并因触发面值退市条款而于2019年11月告别A股市场。而西部证券买入的“17印纪娱乐CP001”等,则也随即谢幕,并最终使得公司通过计提减值的方式不得不承认本次投资失败。

最大悬念:中信证券到底要计提多少减值

值得一提的是,券商减值凶猛,大部分券商2020年业绩并未受到太大影响,绝大多数录得同比正增长。

中信建投尽管计提了超过13亿元损失,仍然在业绩预告中指出,2020年,资本市场保持良好发展态势,公司积极把握市场机遇,各项业务发展良好。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增长。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人民币95.0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2.85%。报告期内公司自营投资业务收入、经纪业务手续费净收入及投行业务手续费净收入等主要业务收入相比上年同期均有较大幅度增长所致。

长江证券业绩快报显示,公司营业总收入约77.85亿元,同比增加10.7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20.84亿元,同比增加25.09%;基本每股收益0.38元,同比增加26.67%。长江证券表示,相关项目变动的主要原因为公司零售经纪、机构经纪、资本中介、财富管理等多项业务收入同比实现增长。

太平洋则是最“倒霉”的券商。1月29日晚间公司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5亿元到-6.5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减少12.13亿元到11.13亿元。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4.64亿元到-3.64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减少8.86亿元到7.86亿元。原因除了股票质押式回购的大雷外,内控不完善导致监管处罚、新增业务受限等原因也是拖累公司业绩的重要因素。

目前还有约20家券商未单独披露减值公告。而在券商板块中,最大焦点和悬念恐怕是——中信证券到底2020年第四季度要计提多少减值?或者,转回多少减值?

1月23日,中信证券发布了业绩快报,公告显示,2020年,公司各项业务均保持稳定增长。2020年,本集团实现营业收入人民币543.48亿元,同比增长25.98%;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人民币148.97亿元,同比增长21.82%。同时,中信证券还披露了华夏基金的业绩。

但中信证券没有对减值问题做单独说明。2020年三季报显示,中信证券前三季度的资产减值准备高达50.27亿元。 那么,它会不会成为2020年减值最多的券商?值得关注。